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天悠悠,谁解沉舟

QQ2262729458谁解沉舟不要紧,真诚博取来客心,打开秘密的钥匙,都是情报

 
 
 

日志

 
 
关于我

起点一级作家,《水不暖月》《奇玄情》和《情舟记》正在上传之中。相识未为久,始尔结为友,相期邀网路,博海共泛舟——谁解沉舟,鲁迅文学院94年创研班综合专业的00594号学员。命运多乖张,世情如绞索。余背负有沉痾,放不下自尊, 降不低人格,使不出狡计。任魔掌束羽翼,凭鬼爪勒赤脖。余不能同浊流共污,不能与卑者同舞。心若在,梦就在,情若同,山成盟,我们写字,岂能真的只是以遣余怀而已?我写情报力写得这样细,也还在妄想能点亮一层文明人的愚昧不知。夜仍黑,幸好不少人在筹备天亮。

【原创】日记 用一辈子度量瞬息  

2014-01-17 17:48:48|  分类: 【原创】杂散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7年5月14日,陈月平与三个女人

“爱情死了,我还活着,生命好顽强啊!”——摘自黎汝清的小说《自白》

1987年5月14日,即记录下那一封最难忘的信一个月之后,我满二十岁一个月有多了,不小了。那天的日记很杂乱,是这样子的:

“斜月伴三星,四山相会,日日相争”——这就是“心田”二字。心田,陈月平与三个女人!勾起了我的相思意。

我从来没有想到,她会成为我的恶魔,招之不来,挥之不去,啃噬着我的灵肉。为什么要寡情,为什么?我没有理由无情,我没有理由疏忽,但我疏忽了。

我推想,我因为去了封较有情的信,所以她那封信里说我:“又回来了,就象家乡的黄菊花”(那时的菊花可不是现在这样贬义)。而后,我在那倒霉的【乡村中学的男女们】中指明了自己对谁有意,根本就没有提到她!

如果一个女孩子得悉了她在自己心目的男孩子心中根本没有一点地位,那种伤心失意怨恨将怎样沉重!(这点,她一定能通过Jingbu知道),后来,他还要她向另一个问好!——仅有的一点点希望,还能不破灭?于是看淡一切,伤心女子负心汉,情的种子……

我的冷,对她,简直到了残酷的地步,在对Jiangpeiqing的关系上我没有听从她们的劝告。

问我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一定要告诉那个什么英:不论你对我怎样,我不能爱你。

我心中有一个恶魔,总赶不出去,我不能想着她,拥着你。这样,对她又残酷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知道那个什么英也希望着我的爱,但她几乎不敢企求,担心自己不配……

对那个“早就物色好的鱼”,我已经残酷过了,相信我们现在已“不过是陌生的过客了吧!”而是已经成为了陌生的过客。

我太残酷了,对所有关心我的,对一切爱着我的。

我爱命运,爱命运给我的一切,但我爱的,得不到。

不能对再对别人残酷了。

事实上却不能够。(几个月前,就又有两双眼睛时时盯着我,幽怨而缠绵,我躲开了。其中一个我知道盯了我将近十分钟,我毅然端着饭碗走开。几天后,她就退学了。)

我只能对自己残酷。

谁在家门口守候了半天?黄昏时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她一定找遍了云龙镇的大街小巷,才可能找到书摊主人的家中发现我)……

第一次去她家里时,老奶奶问我们俩个陈姓,根本排不上辈分。

第一次送梨去的荷包蛋是太多了……(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再一次性地吃到过那么多)。

精美的菜肴……

少女的矜持,我少男的羞涩……

我的热情闷装在肚子里。

提起那一桶水轻飘飘的。

走了,同我表弟去接她,她不答应。

过了垭口,近了校门,她(气喘吁吁地)追来,在后面喊了三声:“陈月平,陈月平,陈月平……”

心情一定激动,难道真的仅仅为了送来我的日记本?

记得“老样”告诉我,她有一页日记不许看。写的什么?少女的秘密?

走了,只是为了看陈青云的《丑剑客》么?(那时,小说的魅力,代替了心中的幽思。)

走得无牵无挂,话也没多说几句。走得英雄,走得豪迈,走得可耻!

教室里,转身把作文本投给我,掉了魂似的表情,这种表情,我终生都只在你那里看到。(现在想来,最是那一转身就投的定位,比球星转身投篮还要准,人家可是千锤百炼,她一个女孩子为啥也有那样的水准?那不是念兹在兹,是已铭刻在心?到底辜负了多少,用一辈子,也未毕就能度量得尽那一瞬息。)

良辉也只记得你的嫣然一笑。

去年高考,带了妹妹,同了朋友Jingbu来进修校看我们——是对你热情,还是对你矜持?我都不能够。我只有逃避,只有装腔作势。

也走了,看不见你们的失意,我没有送你们一级楼梯!

高考完了,我没敢去看你,匆匆的,匆匆的,坐着公共汽车逃了,却一路上都在想着你。

哈哈!我心中没有你!我心中没有你!我心中没有你!没有你!

我对不起你,时间或许会使你淡忘一切。

即使你发现了我讨厌,我可耻,也不容易把人忘记。

而今我憔悴了,头发灰黄,满脸胡须。而你预想中,永远成了冷性,阿门。

啊门!无端敞开,无端吹闭。啊门!啊门!啊门!门,为谁而设,为谁而开?啊门!

我没有开玩笑,一直严肃认真地生活着,那么?是谁开了我们的玩笑?

啊,******我怎能对得起你。

朝霞,天宇的脸升起一抹红晕。你的脸上永远有一片灿烂的霞光,就象那神奇的灯,点燃我的手术。

不管怎样,生命总要燃烧。

那时候我们幼稚地成熟,成熟地幼稚。

那时候我们情窦初开,初开情窦。

《小站》(作者:辛音 《讲演与社交》87/1期):

一个犹豫错失了一个世界,错失了午夜明月的丰满

雨正淋湿酸楚的回忆,路灯下站着长高的遗憾

那天的车本来是很空很空的,默许一种无边的情感

我总怕译错了你的铃声,心踌躇着不敢前行不敢

从此别人坐在你的车上,你的忧伤透彻了我的孑然

所有的里程都能够重走,走不回来的是人生的小站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