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天悠悠,谁解沉舟

QQ2262729458谁解沉舟不要紧,真诚博取来客心,打开秘密的钥匙,都是情报

 
 
 

日志

 
 
关于我

起点一级作家,《水不暖月》《奇玄情》和《情舟记》正在上传之中。相识未为久,始尔结为友,相期邀网路,博海共泛舟——谁解沉舟,鲁迅文学院94年创研班综合专业的00594号学员。命运多乖张,世情如绞索。余背负有沉痾,放不下自尊, 降不低人格,使不出狡计。任魔掌束羽翼,凭鬼爪勒赤脖。余不能同浊流共污,不能与卑者同舞。心若在,梦就在,情若同,山成盟,我们写字,岂能真的只是以遣余怀而已?我写情报力写得这样细,也还在妄想能点亮一层文明人的愚昧不知。夜仍黑,幸好不少人在筹备天亮。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小说 《情报力》 第46章 少年舒出  

2013-03-17 08:21:07|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 《情报力》 第46章 少年舒出 - 谁解沉舟 - 谁解沉舟不要紧,真诚博取来客心

【原创】长篇小说 《情报力》 第46章 少年舒出

图#网络 文:谁解沉舟

“我们那时初中升高中的升学率不到6%,每个能进入高中的学生在学分上都是尖子,可是在别的方方面面,如心理成长上、情感成熟上、独立生活的技能上、物质和金钱的准备上等等,却有着许多这样那样的不足。不会深井打水的,绝对在半数以上,女生就更多了。”“不懈努力还是有了效果,瞎折腾一通后总有些水能提上来,一碗,两碗,多少次后竟然有次倒出来五碗还多。我累得足粑手软腰酸背疼,居然开始为这次能打上五碗水来而欣喜,这是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你的执拗非同小可,要是别人早就不干了。”“为什么不干?辛苦了近一个小时,总算是把衣服洗了两遍,咱还是极度节约。就守在井边还少水用,你说丢不丢脸?”

“我怎么着也还要再清两遍才能算完,那天也真古怪,那么长的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再来,想找人帮忙都不成。这一次也没有好转,把绳子抖动了数次,桶里就只装进了那么可怜的两三碗水,我只好先将这点水扯上来,一把两把三把,我一节一节地收着绳子,水桶离井口越来越近。‘哎哟!’却是忙碌了许久,手心已经打起了血泡了,这回是血泡突然被勒破了,疼痛骤然袭来,我本能地一松手,不好!只见绳子像猛然挣脱了被卡住脖子的水蛇,飞快地向井里逃去,去势汹涌,越逃越快。我根本不敢用脚去踩,怕把我也拖累下去。‘噗嗵’一声欢叫,水桶和绳子不离不弃,双双堕入深井中。我不敢置信地盯着井里,胶桶侧浮在水面上,绳子却毫不迟疑,主动地向下潜去,看来是想先探探底。幸好是塑胶绳子,泡水后也加重不了多少,不然很快就能将水桶带沉到底部去。

“我死死地盯着井里,呆了好几分钟。我恨死自己了,恨死这眼井,这个桶,这条绳子。我望望四周,没有长钩子,连根长竹杆也没有,怎么把桶捞起来呢?我束手无策,想要放弃,可衣服还没有洗完哩,心里不舍,又无计可捞,我忍不住哭了起来。开始还不好意思,压抑住小声地哭,渐渐地因四周不见人影,不怕人听见,我索性越哭越大声。”

“只花了能买三个包子的两毛钱,我就从当地农民手中买了四个新收割的酒谷草,谷草刚刚晒干,又长又绵软,正是最理想的那种。将谷草做成搭裢挂在肩上,草尖微微婆娑着面颊,就像好妈妈的发梢。对新学期的学习,我已经成竹在胸,因为这个暑假,我非常难得地争取到半个多月的时间去看守梨园。得以将高一的课本预习了不少。那些日子整天在梨园里边走边看,新奇的知识伴着园子里的香甜直入心里,我心中也结满了累累的果实,有了这些果实当定心丸,我有信心成为等生,分进最好的班。

“我沿着弯弯的小河溯源而上,田地是大得无边的晒场。八月底,整个云龙镇,整个简阳县乃至更长远的地方,稻谷刚刚抢收晒干入仓。收割的稻草被农民们捆扎成一个个的草人,再拉到没有水的地方,一个个站立着凉晒。我停驻脚步四处望望,满目都是人立的稻草,他们围着草裙,扎紧脖颈,各自坚守一个岗位,寸步不移。稻草们身高不到我的肩膀,在阳光里金光闪亮,仿佛是百万卫兵拥戴在我的四方。我往前望去,云龙镇静怡如处子,被油房山和云峰山捧在手心,在午后明媚的阳光里焕发出勃勃生机,一派兴望之相。

“我的心飞向更远,想象着简阳这样的城市此时被无穷无尽的稻草兵团拱卫着的壮观场景。稻草围城!维护着这里的城镇和乡村。每年这个时候,每个新学年开学前后,他们就会准时出现。守卫一个月的光景,要到每年的中秋前后,他们才能全部扎堆扎垛地休整。简阳市人口过百万,人均享有稻草过百个,此时,在简阳市的周围,有过亿的草兵站在阳光下守望。简阳市属县级市,隶属于四川省,位于四川盆地西部、龙泉山东麓、沱江中游。素有“天府雄州”、“蜀都东来第一州”、“成都东大门”之美誉。距省会成都市区仅48公里,是接受成都向东向南扩展辐射的第一县。我想到这些,不由地就浩荡起豪情壮志。在这简阳市,也许只有我才把这些稻草当兵,只要心中有这些兵,我胸中就在豪情。我舒出就凭这些兵,也能独竖一帜,闯出一片天地。这样一想,就觉得这些稻草与我的关系立即不同,仿佛这些随风飘摇的草叶就是在向我致意。看着他们,我就感到亲切无比。

“我热切地打量他们,抚摸着他们,又望着一片片收割完成的稻田,我豪情满怀,全身心都有力量在澎湃。我对他们熟悉无比。几天前还在家里打谷子呢。事实已经证明,有我搭档组队的打谷子小组,就可以减少一人。在割稻子这一活计上,我已经能一个顶俩,在全云龙镇,真还找不出对手。我有此自信,因为我的双刀收割法已经娴熟,每刀下去,必能割两棵,加上左手能叠加掌握稻谷杆,每一把都要比常人多握好几棵,速度也是常人中最快那种。要是把我换去踩打谷机,那么这组就要多加一个人才能够上我的速度,只因我每一把都要握得多些。要是我去捆稻草,别的小组要两个人,而我一个捆完了还有多余的时间帮忙来回推秧盆。多年在劳作中磨练,十五六岁的我,已经是一把干农活的好手,挑稻谷用的已经是最大号的箩筐,两百斤上肩,照样健步如飞。我浑身充满了力量,是真的浑身,从心里到身体,无不劲力澎湃。

“小河边的铁线草结成厚厚的垫子,行走在上面,是我轻装时最想走的那种路,为了避让一排排错落站立的稻草,不至于趟倒哪怕任何一个,我就没有边走边看书。想通了稻草围城的壮观,又走到这一步,我突然有些明白,自己还未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书生,却已经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农民。

“真正的农民  汗滴金黄金黄 饱满、坚实  剥开外壳 就是洁白的大米  真的农民 一瓢污水泼出去 会翻山越岭 会过水上路 落进城市    变得香喷喷 真的农民 言语实惠丰硕 能填饱肚子 真正的农民 将自己的一根肋骨当扁担 一头挑父母 一头挑妻女——对于父亲总是给我安排那么多的农活,我早已经不抵触了,我已经乐在其中,自豪于自己在活计上的表现了。明天开课,往同学中一坐,环视周围,我将会有种在环顾稻草兵的感觉。我一定会比他们多出一些不同。

“我在想,是否要在生活中和学业上都能成长,才能算是学有所成呢?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哭声。

“带着新谷子的鲜香,这哭声非常奇异,每一声都哭在我走惯了的步点上。我的步伐与常见不同,挑了好几年的担子,特别是挑水,为了水不至于在途中过多洒出来,我每快走十步就会不着形迹地平稳一下,来减轻担子和水的跳动之势,这平稳的动作是内在的调节,外人是微不可察。平稳之余还会借着走动的余势那么微微地悠一下肩,来带动担子向前的趋势,使后续的步子又轻以快又稳。如此循环,就会有个很好的效果,即使挑水上山,到了山顶水也还是满桶的。这是种很小的技巧,可别小心瞧了,好多挑了数十年水的前辈也未毕能做到。

“就是在我每每到了稳一下的节拍上,那哭声就发力一次,声音也跟着大一点,哭声与我的步伐节奏配合得准确无误。我走路还有另一个特点,也是从挑担子快步疾走的磨练中形成的。就是担子在肩时,我常常会将担子的前端压得比水平略低一点使后面的一头比水平略高,一般有15度到30度的坡度。这样就能从担子的后端传来一股微微向前的推势,由担子向前的惯性来带动我前行的脚步,我是顺势而前,走得自然就比没有担子时更快,感觉起来担子就并不是很重,很省力。那些总习惯把担子放得前高后低的,身后就会有股拖坠之力,会越挑越累越走越慢。

“这也是我总结出现来的技巧,习惯之后,反映到我的平常走路上,即使平常空着手足在走,我肩上也像是有一副看不见的担子在牵引我前行。有了这无形的牵引,走路真是种无形的享受。这也是少年的我总爱步行,不喜欢坐车的一个原因。此时,那节奏感十足的哭声对我是另一种牵引,仿佛足下有台阶在,我一步一步向上走去,顶点就是那口即将滋养我们三年的水井。”

“有人说横竖都是二就是井,其实横竖都是二也是口,空口说话总是横说横有理竖说竖有理,很难断得清,都是二嘛。我蹲在井口往下望,泪水迷蒙了水中那片天,在艳阳天下,那片天却是特别阴冷深沉,不是希望的所在。妈妈说已经把我养大了,要我习惯独立,可我此时才明白,不是年龄到了身体够了就是大姑娘的,在生活技能方面我还是一个小孩子。该离开了,我擦掉眼泪站了起来,转过头去,就看见了你。”

(未完待续)

 

【原创】长篇小说 《情报力》 第46章 少年舒出 - 谁解沉舟 - 谁解沉舟不要紧,真诚博取来客心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