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天悠悠,谁解沉舟

QQ2262729458谁解沉舟不要紧,真诚博取来客心,打开秘密的钥匙,都是情报

 
 
 

日志

 
 
关于我

起点一级作家,《水不暖月》《奇玄情》和《情舟记》正在上传之中。相识未为久,始尔结为友,相期邀网路,博海共泛舟——谁解沉舟,鲁迅文学院94年创研班综合专业的00594号学员。命运多乖张,世情如绞索。余背负有沉痾,放不下自尊, 降不低人格,使不出狡计。任魔掌束羽翼,凭鬼爪勒赤脖。余不能同浊流共污,不能与卑者同舞。心若在,梦就在,情若同,山成盟,我们写字,岂能真的只是以遣余怀而已?我写情报力写得这样细,也还在妄想能点亮一层文明人的愚昧不知。夜仍黑,幸好不少人在筹备天亮。

【原创】我的精彩(《情报力》前四十章集锦)  

2013-02-19 17:54:21|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精彩(《情报力》前四十章集锦) - 谁解沉舟 - 谁解沉舟的时间球

  我的精彩(《情报力》前四十章集锦)

图:相册   文:谁解沉舟

◆.绚烂春色映入眼睑:那白是太白瓷砖的白,闪烁着银光。那紫是巨蜂葡萄的紫,还带着冰霜融化的露滴。那高是能埋葬万恶的高。那黑是不能开眼的黑,黑暗着绝对不能坠入的深渊。那翘是蜜蜂嘤嘤扑腾在花蕊时那种,那弯是探出阳台目送情郎时那种,那直是金威啤酒冲开盖子喷涌而出那种,那曲是祝英台的双翅绕着梁山伯蝶飞那种。那粗不是邪恶能包裹的粗,那细不是情丝能缠绵的细。

◆.她这一笑居然笑出四个酒窝,左脸的又大又圆,还浅浅的向外扩散着涟漪。右脸的酒窝较深,笑纹一圈一圈地往内部收缩着。她嘴角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却又象双眼似的能够眨巴。仅仅是这四个酒窝的不同风情,就足以让人赏之不尽。

◆.看着她的背影,以舒出的不惑之心,也移不开目光,这每一条曲线,都符合绘画天才杨倌力求的完美尺度,每一寸肌肤,都是杨倌极力想要调出的完美色彩。而她的智慧和地位,又令她的美貌更增颜色。要让这样的绝品女人心服口服,尽管他内心早已强大无比,也忍不住心跳加快。

◆.魁伟男子一屁股坐在的那两人所在的大沙发上,大手瞅上了小萝莉的一处高地,立即叮了上去。“你手往哪里放?”英俊小子噗地一巴掌扇了过去,魁伟男子的大手嗡地一声灵巧地飞行,绕了一圈,又叮上了另一处高地。“你成心不是?”“该办正事了。”魁伟男子另一手在小萝莉的一处洼地溜达一通,站起身来,一边看着二人做好事,一边不紧不慢地摸出苹果,拨了个6位数的号码。

◆.想想这片大地上有多少文学社团集体放弃,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去研究过这个课题,但对他们双子社来说,人人都在沏骨疼痛着。日子越久痛得越深。到了后来,大家都在尽量回避着这个话题,文学二字成了谁也不愿去触及的伤,哪怕不小心有话语与之擦边,也得赶紧躲开。马炳的“不讲故事”的座右铭,八层是与文学二字有关。

◆.想起昔日的共同追求,他不禁又是阵暗叹。少小时就知道,生活很严竣,理想很遥远,在达到那遥远目标的路上,要历经一段长长的黑暗。可又哪能想到这黑是这样的黑,象是要一黑到底,这遥远是这样的漫长长得不见尽头。纵便三十年都不放弃,就能摸到那光明的边边么?舒出和马炳都不是爱叹息的人,即使舒出每天都要花长长的时间坐在电脑前,即使马炳常常要弯下腰肢为顾客服务,可瞧瞧这两人,那脊梁还是挺得笔直。有过执着追求的人,内心都有强大的支撑。

◆.他大步回到店里,拿了把大号的剃刀,横握在右手,走到倒地的物事中,扫了一眼,相中了目标,长腿一迈跨了过去,一猫腰,左手一伸,拧紧一只脖子提了起来,再大手轻抛,换手抓住腰部高举起来,握剃刀的右手猛然一挥,一刀就狠狠削了出现去!//剃刀映射着日光,光芒一闪!//一刀,两断。只一刀,那只脖子就被削断,脖子以上一头栽了下去,一股粘稠的液体,带着浓浓的气味从断口处喷了出来。//“啊—”地一声,有女子惊叫。

◆.时间!时间!!时间!!!//施彤一面飞车,一面在自已的大脑魔球中搜索时间学的记忆。作为已经站在情报战线的高端存在,作为专门精修脑力的信息专家,她大脑的蕴藏能力早就强大到不可思议之境。//普利高津在他的“耗散结构理论”里告诉我们,必须把时间当作一个实实在在的因素考虑。必须!//信息交合论”要求,我们的每一个信息反应场里都应放入时间这根标线,或者是把信息放在时间场里反应交合。每一个!

◆.因为丁爷还只是一个代号,这是双铝制衣取的名字,是双侣制衣对说上面那段话的那人的命名。丁爷是用事实说的话,用王品制衣成功地三级跳的事实来说的话。或者说,双侣制衣从王品制衣的三级跳这一大事件中,总结出现了丁爷这个人,也总结出了那几句话。

我的精彩(《情报力》前四十章集锦) - 谁解沉舟 - 谁解沉舟的时间球

◆.观马炳理发,他其实是将每一个发型都当作了一首诗在创作,他抖开围裙,就似铺开稿纸,他竖持电剪,有如执笔,他挥动剃刀,似乎在用铅笔勾描,一刀一剪,他都是胸有成竹,每个着力点,都是他心中的方格。手上挥洒自如,下笔就有神助。//他剪平头,就象在创作工整严谨的格律诗,每一平仄的韵律都有其特定的位置,每一节线条的长短高低都有其注定的尺寸,每一根发丝都是整首诗该有的本分。//他理长发,就是在创作自由诗。//烫发染发,他就是创作散文诗。

◆.只看他染的红色,有的似从北京香山捉来的一缕缕秋风把层林尽染,有的是将朵朵乌云映照成满山杜鹃,有的是吸来湘江秋水浇得万山红遍,有的是拂开清晨迎来朝霞满天。这其中自有神韵在,有诗心在,有马炳独特的感情和颖悟在,这些发型上,已经打上了一位诗者的独特烙印,任谁也模仿不来。

◆.这人进了店就拿过一包海飞丝,往头上乱挤一气,用了大半,剩下的往台上一甩,自己走进洗头间哗哗哗地胡冲一气,又湿淋淋地走出来,插上电吹风自个儿好一阵鼓吹,吹罢再冲着镜子全方位对照,末了把一张人脸凑近镜面做了一通特写,无声地表了一串大笑傻笑呆笑嬉笑奸笑的吊样,又调动全身部位,做了个大发闷烧恶心死人的恶劣动作,自恋够了掀起屁股往沙发上一座,自己倒了功夫茶猛灌了二杯,算是润了润喉,再叼上支过滤嘴香烟,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这是已经完成了一场序幕的捣腾,要开讲了。

◆.施彤还没等车停稳,就急忙冲了出来,一个胖小子恰当地一跨步,扶住了车门,“我来停车,大人快请。”//“就你,升为零秒,找陈究报到。”//“是,零秒辛知,立即去石岩镇找三分报道。”//“这人不错,是好苗子。”施彤已经快速地冲上了楼梯,赶往会场。//虽然只是百般匆忙中初见,辛知也只跨了一步,扶了一把,说了一句,就被升职,看来非常草率,可对于老练的施彤来说,却已经获得了足够多的信息,来做判断。机灵、迅捷、精明、干练、简洁、适度,每一步做得恰到好处。

能看出施彤很忙这很容易,但能站在一步之外等到车这就是本事,这要很精准的判断,很自信的身体配合,这已是百里挑一的素质。能让她连关车门的一个动作都省了,话不多一字,未少一字,这就是千人中也未毕能遇到一人了,若不是有此难得天赋,十年也未毕能练得出来。再就是对高层的态度,他的不亢不卑,分寸感无可挑剔。看起来他只做了一丁点小事,也就是帮总监停一回车而已,但未耽误她一毫秒,更能节省她远比钻石还宝贵的时间,还能在这犹如闪电般交错的短短一刹那,给她留下深刻印象,就已经不是本事能办到的了,还得有缘分有运气才成。

◆.“别再说了,太煽情了。你把情绪稳定下来,也听我说几句,我有分寸的,我可能虚渡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但绝对不会虚度一生。我也希望我们每一位,都不会虚度此生。已经虚度了的没有关系,就当是把时光储存起来了吧,当需要时再投进去,我们终究会连本带利赚回来的。”

◆.“厨子,你真的要快点从现状中解脱出来,你难道真的要以自己为笔,在天地间写篇大文章?这不是我们需要的,也不这世界需要的。用自身书写的文章再好,又会有几人在看,有几人能懂?我们需要的是你能真正地坐下来,纯粹地用手中的笔书写的文章,写出来你的感悟,你的见解,这才是这世界渴望的。”

◆.“哼!没有灵感?一个连膝盖都常常在想的人,还能真的连心思都转不动了?还会少得了灵感?厨子,这些年对于你的事,有人远比你想像的还要熟悉。那些你在朝会上、在干部会上、在教育训练上、在午餐汇报上讲的那些话,什么团队、整体、功过、奖励的理解,什么球状思维、激发理论、前馈控制、无反馈快速跟踪,什么时间键、时间砖、时间柱、时间球、时间褶叠,哪一点不是光芒闪烁,价值不可估量?你只要能将这些整理出来,形成文字传递开去,就已经功莫大焉了。以我们对你的了解,你绝对不会对那些无知的人多做深谈来徒废唇舌。你所讲的那些对你而言不过是零星皮毛而已。我没说错吧?”

◆.大家注意一下‘9月20日前’这一时间标记,一个前字,到底是前面多少?我的记忆明确告诉你们,这还是上个季度6月21日我们做目标检讨时的数据,一成不变;一个前字竟然跨越了三个月,而且中间有两个大月;一个前字,就使我们的注意力将这整整92天变成盲区,这片盲区里的92天是怎样的92天,我们有没有想一想?那是我们已经勿视了就绝不该再忽视的一大段时间,这段时间王品制衣所发生的一切,恰恰是我们要解析的关键!

   “但对于王品制衣来说。这92天绝对是惊心动魄的,因为正是在这92天中,王品制衣开始了惊天动地的阵痛,它们榨干每一分潜力,释放所有能量,调动所有的关系,激发所有的智慧,使自己在前所有未有的痛苦和快乐中化蛹成蝶,膨胀了整整9倍。

“这么关键的过程,王品制衣就像是真的给自己结了一层厚厚的茧壳,把真身完完全全地密封起来,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拼搏,哪怕痛得声嘶力竭喊破天,哪怕骨肉化泥再重塑,外界也是一无所知。一层看不的茧,屏蔽了一切信息。

◆.这些都是假象,其实真象很简单,就像我们一个前字就把整个业界十大龙头企业的92天统统划进盲区一样,我们也早早地就将回目、永昌、王品这样的小鱼小虾划进了盲区,因为我们根本就瞧不上眼,我们不屑一顾。我们把自己看得太大,俗话说眼大不聚焦,该看的没有全部看到,这就是我们自己的写照。

我的精彩(《情报力》前四十章集锦) - 谁解沉舟 - 谁解沉舟的时间球

◆.马炳说:“这就是她的楼房,从楼顶到地脚都是她的。我恭喜她盘下这一切,她那天放声大哭,说也不知道那人喜不喜欢。后来又问她打下那么坚实的地基,以她的财力为啥不修个九层十层,她说还没有那必要,她说怕独上高楼,望见那人还在受苦。我说那人也许在享福,她说不会的,他就是一辈子吃苦的命。我问这命都是谁算的呀,她说他自己就知道,那里还要麻烦别人去算?他那么出色的人,要是不多多吃些苦老天也会喝一坛的。我想,你已经知道她是谁。”

“无端独上心头,江空流,人空瘦,遥看瑟瑟冷月荡清秋。不怨情多,不欲高楼。此身何需愁对曙,落水无檐谁滴露。我知是她,她知我孰?”舒出喃喃自语,此中有真意,更与何人说。

◆.总裁大人,总经理大人:这次不得不打扰您们了。我忍受不了了,已经超过了我能忍受的极限!谋算订单哪能像您们这样去算!业务中心是谋算未来的单位,未算值不值,先算能不能!一旦认为不能,就立即否定再不顾念其余,这跟嫖婊子有何区别?这样算还能成长吗?将王品的未来牺牲在错误的谋算之初,就是我们一直在做的大事!这样的算法像龟壳一样顽固地笼罩了整个王品世界,王品就只能以蜗牛的速度成长,这些年的现实不正是如此吗?这样的算法还要持续到何时?别怪我说话不好听,好话各位已经听得太多了已经忘了世界上有多少财富是难听的话带动的。

◆.“好复杂细腻的招牌,如果有得闲,我真想将这块招牌看清看透。这招牌画中奇巧奥妙兼容,处处有慧思,点点有斟酌,可见设计者和制作者花费的心思之多,确实是在妄想着就在这数十平方内无所不包。这个创意者也是个常常在想的人,还是个完美主义者。但这人还没有把自己的思想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主次之分尚不够分寸,相连之际还是有一点点繁乱。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浅草才能没马蹄,其中盎然有春意,浅草若相知,慧心中透露出青春年少的急迫之意。可见这位才气洋溢的创意者年岁并不太大。我看这创意中透出淡淡的怀春之思,这人应该是位才女。你问我创意如何,可见你对这创意者很是欣赏,肯定相当熟悉。她不是你的知己,该是子侄后辈,最有可能就是你要带我来相见之人的女儿。”

◆.我们花费大把的时间在这里检讨,目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解读丁爷超乎寻常的手段,不要努力了半天,到了真宝就现在眼前,人人都触手可及时,却又被我们轻轻错过。丁爷之所以能超乎于我们之上,正是因为他能高瞻远瞩,而我们却不能拨开迷雾。在座都是双侣的高端人士,我们的求索在哪,谁站在了真理的高端?谁能手握大道?谁有了别样的眼光,能明见未来?寒心在这几句话中,三次提到高两次提到明,这就是三明人才中‘高明’人才的标尺呵。

◆.简苞这一哭就如黄河之水天上来,紧闭了多年的情感闸门一旦打开,就奔流不息,久久收之不住。简苞的哭声带着久旱迎雨的酣畅,带着小夜曲的舒缓,带着泼墨写意的淋漓,也带着诗歌节奏的平仄错落,还包含散文抒情怡神的凝练,又有着小说情节的迭跌起伏。真是一曲哭声不知处。简苞在哭声中越抱越紧,还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她情感的释放也带动了舒出,他只感到近来已快积劳成疾的疲惫在离他而去,多年憋屈的郁积在化作轻烟飘散,愁烦在心的顽石在融化,那披在身心上的层层世俗外衣在剥离,那曾经纯粹真诚无暇的自己正一点一点地袒露出来,朋友之间那种跨越性别的深切关爱和信赖正一滴一滴地甜在心头,暖遍全身。这次拥抱中带来的丰厚内涵,究竟有多少滋味在其中,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品味出来。

◆.舒出再不迟疑,听从自己真实的意愿,也紧紧地拥住了怀中的女人。他也是禁不住地哽咽,他只觉足下无根,掌中有恨,眼中有泪。都是飘萍无所依除非是彼此,都唱离歌谱新曲除了我和你。这女人会不会哭得肝肠寸断,会不会哭到地老天荒?他只觉得无可比拟的柔软把自己的一切无所不包,自己似乎能回到先天之前那种无思无虑的舒适状态,舒出抱得更紧了。

◆.他的车轮一直压在白线上,这需要身手相当稳定心理也不能剧烈波动才做得到,即使以施彤的慧眼,也不一定能发觉他在行进中还能这样磨练自己。他就是这样,即使行走在大庭广众之中,在他心中,总会有一条别人留意不到的标线在引导着自己的脚步,他没有一步是乱走的。

◆.只见涮把从她的右腰吊下经胯部超过到了腿侧中部。他强制自己不去想她若挂在后腰,特别是挂在正前面走台步的样子,怎奈多年写诗的底蕴偏偏作怪,那可笑的画面在脑袋里越来越生动起来,一连串的动态表现越来越过份,不要妄想挥去无痕了,反而形象越来越深刻。舒出憋住坏笑的冲动,转过头不敢面对简苞。

我的精彩(《情报力》前四十章集锦) - 谁解沉舟 - 谁解沉舟的时间球

◆.随着自己的奔跑,只觉得右边的低山和左边的高楼像两扇大门一样越打越开,足下的公路随着自己的前来也越来越开阔,前路随着自己的节奏微微起舞,大路的远方越去越长,最远端似已连上了金色的太阳……惊奇觉得舒叔叔说得不错,大太阳真的像口金色的大钟在天上永恒地罩着自己,不离不弃就像妈妈的关爱,这不就是太阳的钟爱吗?太阳就是那钟底,阳光恰好是钟壁,阳光从太阳出发时还是赤红色的,越近身来色彩就变得越淡,气温也是恰当地温暖,这是爱的暖阳……

跑着跑着,惊奇的心境也像道路一样越来越宽阔:白天有太阳罩着我,晚上有月亮罩着我,回家有妈妈罩着我,学习时有恩师罩着我,婚后还会有老公罩着我,工作时会有上司罩着我,今后自己也会罩着有缘的人。种种罩顾实际上处处都在时时有在,只看自己能不能察觉出身在福中,生在运气之中。

◆.人间的食神头戴顶级的厨师高帽,他雄踞主位,举起象牙筷子,做出请吃的手式。只见龙座上的妖皇,大口中伸出的舌头横出空际,馋涎滴出嘴角。东南的饿死鬼已经从地底伸出爪子来,破开海面,食指大动,作势欲抓。东北的饿虎巨兽已经扑下凳子,饿虎扑食,虎虎风生。西北的沙发上是位仙人,“我本食中仙,万年吃遍天,人间多美味,日日下尘凡”他笑容满面,左手掩口,喉节鼓动正在咽口水,右手袖口大张,袖里乾坤已然发动。西方的黄金神座上,饮食菩萨满面油光,脑满腹肥,一手刀一手叉已探向桌子,腰间的葫芦已打开,一股巨大的吸力旋转而出。西南位的老怪也急了,从喉咙里伸出手来,掌吐旋风,风卷残云。南方的馋魔踮起双足浑身毫毛直竖,他一手掀开上唇,一手拉开下唇,獠牙外露,肚子青蛙一样鼓凸,一声大吼气压全场。一时间,人、妖、鬼、兽、仙、神、怪、魔齐聚,就要大快剁硕。

◆.副理望望剩下的三人,颜副部长拍了拍胸脯,张着大嘴猛灌一气,半碗温开水下了自己的肚子,这才大大地含了一口,对着施彤的小口吹去。何长久看着副部长粗鲁的动作,目光冰冷得想要杀人,奈何自己要当床裖,不能亲上。副部长腹部象青蛙一样巨烈收缩几次,粗大的气息喷得施彤的秀发向后飞扬,悲惨的场景令何长久不忍瘁睹。“成了!”

◆.此时,简苞过人的身姿放射出惊人的美丽,她女性的情感再没有压抑,对朋友守护的毅然之真,对顾客配合的歉然之善,全部化成了她美好光彩的装饰。只有如她这样有修养的内在,和多年秘制汤包保养出的不凡外在,才会自然而然地美到这种程度。

◆.见到这这些,简苞只觉这些顾客真是太好了,她能明确地察觉到自己与顾客的心从未贴得如此之近,莫名地简苞就好感动,她真想哽咽出声,她真想再依偎在身后这宽大的怀抱中再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感动无处不在,但要在被外在感动的同时又被自己感动,却是弥足珍贵了。

感动之情洋溢出了简苞的里里外外,使得她的美丽又在L之前加上了一长串的X…庆幸之感夹杂着幸福之感一起泛上心头,使她自已也能察觉此时的多次姿多彩。也只有简苞这样的女人才能把每一丝细致不同的感情都明晰出来。才女多情,就是像她这样,这样的女人肯定不多,每一个都有各自的不凡。

◆.“…舒出,好高兴你能在无锁不包店,就在这个第一层楼和第二层楼之间楼梯的平台上,就在我简苞的当面,下定了要写书的决心。你能想到吗,你出口的好多话,我都是能记一辈子的。你这一番话说出来,我心中就在此立下了一座丰碑,上面大书着几个真金大字:谁解沉舟立言处!梳子,我全力支持你,别的因素你都不要顾虑,简苞很快就会在无锁不包店的三楼给你布置出一套很好的创作室,硬件上的东西,你需要的就会有你用的,简苞会给你准备。”

◆.辛知初步判断阿健的偷情能力应该未到无影得匙之境,阿虾高明许多,但也不会达到无匙无踪的地步,否则阿健也拖累不住他。辛知调整一下呼吸,憋气诀发动,全身微不可察地静止下来,就连脉搏的跳动也压制到每分钟50次以下,只余右手中指能动用。他把思感全部集中到玻璃钢丝的尖端两毫米,就用其上那一点点磁力,粘住了那小小的弹子,不带一点点颤动,稳稳地动了五个毫米的曲折距离,“叮”地一声,这一声是用思感才听见的,弹子回到了它原来该呆的位置。

◆.莫名地,辛知就是福至心灵,知道自己已经可以修习信息交合理念衍生出的十度训练了,其第一度的广度训练已经是水到渠成,第二度的深度训练也尝到了甜头。成功来得这样突然,他似已经能看透一层层的屋宇,见到太阳之下浅蓝浅蓝的天,另一个自己就放飞在蓝天白云之间,自由自在眺望着天地是多么地高远,那个他引吭呼喊,喊出了他怀揣了十多年的心声:“我会看到您的!”,喊声响彻行云,如六大旱雷行空,奔向上下左右前后,以他为中心滚滚而去!那个他背负着苍天往下看,就看到了还站在第9级台阶上的自己。

◆.斜晖仍在,灯光已亮,王品的焰火也在有序地燃放,爆发出带电火的弧光。转头而看,著名的石岩湖水世界就在不远,湖水在微风中浮光闪闪。晚霞染红了湖水,湖水似已红成了一泓饮之不尽的红酒,湖光映着霞光,灿烂在眼光最舒服的投注之处。而在近前,火光灯影已把楼群装扮成莲台,烧烤的香烟弥合,充满了禅意,舒出只觉大片佛性的光辉洒遍王品,自己无形之中就与全楼连成了一体,自己站在这里,就宛如使这一栋楼长高了一个身躯。

就在此时此地在数千人的喧嚣中,在阳光、霞光、火光、灯光、湖光、弧光、佛光、浮光和目光九种光芒的辉映之中,舒出把握住了这一转瞬即逝的感觉,他暗自吟诗起誓……

◆.一年明月今宵多,那一夜是何其漫长,过了十五年,舒出的那颗心,还没有过完那一夜,那夜的烧烤进行得热火朝天,除了舒出无人不过得津津有味。只是他们品出的味道,如何有他品得悠长?还有谁能像舒出这样足以用一生来回味?也许除了正在过生日的那个人。

晚霞的血色未流尽,夜色渐起,淡淡黑纱似地轻轻抹过,天空几处苍白的伤口零星地显现出来。阳光退去,星光加入,那晚的主角月光是最后才出场的。月亮不是顶圆,不太圆的一边割裂了天幕…

我的精彩(《情报力》前四十章集锦) - 谁解沉舟 - 谁解沉舟的时间球

◆.究竟是思乡还是相思,何苦要去分析?情深有多深,缘浅浅几分何苦来要品评?月亮的刀口好温柔,她割得很轻很轻很慢很慢,割得越慢,思乡的弦就痛得越久,舒出却唯愿她再慢些再慢些,千万别割断了——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恰在此时,“唰”地一声响,一团檀黄的光芒从舒出的胸前亮出,转成一口大锅的形状,须臾光芒聚集,收拢到舒出的手上。却是舒出右手握着原来随时挂在简苞细腰上,已经被他解出武装来改装了自己的涮把。这可爱的傢什此时变了些模样,只见被熏得檀黄的千荆条子,胀开成了喇叭状,无数的油炸花生米被粗细均匀的篾丝夹在中间,就像是在细细的枝条上挂满了累累的果实,金黄金黄又油光闪亮,特别有卖像。若能特拍下来,足可以发到拍客的小镇上去分享。

◆.让她有了心理准备,才把两份通知书和入学须知等附件全部给了她,虽然已经有了思想准备,简苞还是突然之间脸色惨白:“这……这……”她一手拿着惊奇的,一手拿着惊心的,泪眼朦胧,噙满了无助无措无力无奈无辜无语无望不敢置信,如此复杂的情绪能同流露,只有简苞这样情感细腻到极品的女人才办得到,也只有舒出这样无数年来从文学入手,持续不缀地修持内心,又相熟相知的朋友才能一一解读出来。

◆.为此,舒出不惜自贬身价,客串起长舌妇来:“包子呵,我还听到另一条他们做下的不地道的事。你知道原始社会为什么会是你们女性当家做主?就是因为女人不仅比男人多了一条肋骨,还因为女人胸前的两座超级雷达吸收器官,比男人广大出了无数倍。那时都不穿衣服,男男女女都是敞开雷达收取外在信息的,女人的超级雷达比起男人们小得跟耳麦差不多的小雷达,吸收到心中的信息那是丰富无数倍,快速无数倍,所以那时的女人比男人聪明无数倍,最聪明的男子也没有跟女人们提鞋的资格……”简苞插言道:“那时有鞋吗?”“问得聪明!男人们为了争取到跟她们提鞋的资格,可是艰苦奋斗了一、两百万年才取得的,不容易啊。”

◆.舒出不是学心理学的,但他懂得文学,文学就是人学嘛。他故意找出些匪亦所思的话语,来引开简苞对两份通知的专注力。而且讲话中尽可能多用问句来不时点醒。话题中又以时间的大跨越,和在时间的来回上摇曳出一种潜藏的晕玄感觉,使她的心境不再身向下跌落,剩下的才是必不可少的安慰,要她把心中的苦涩泡淡了再吐出来,这是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不能像给她两份通知时那样,说着说着就是猛地一刀。这都是舒出千算万算后优化出的方案。

为何总有流不完的泪?

幸好有你安慰。

◆.三泡功夫茶品到现在,却是醉倒了三个各有绝门功夫的大男人。没错,是醉了,不是醉于酒而是醉于茶,不是醉得迷糊了,而是越醉越清醒。这是一种沉醉,只有沉醉其中,才能从滋味中品出情感,又在情感之中品出思想,又能从思想中再品出滋味,如此往复,回味无穷。

沙车道:“我这回终于喝明白了,这才是生活。由淡到浓,浓到极处逗留不住,再由浓转淡。世间百态,事也好,物也好,人也好,情也好,义也好,但凡种种,不过是这种循环。”刘元丙舞袖兜了个圈,如仙人袖里乾坤笼罩天地,把整个场地全纳了进去,亮出食中无三指,点地成钢一般指着茶几,暴发出一股不容置疑的语气:“叱,此地,是吾等之所重醉!”年轻的辛知感叹道:“品茶品到后来,就是品出真实不潺假的内在,你,我,他,此时方才洗出了本来!”

◆.辛知在称呼上的计较,看是微不足道,却也有算计在其中的:没有得罪根本就不在乎的沙车,是无害;赢得本地高人的好感,是有利。辛知还想得更远,与陈究会聚在即,可能很快面对到舒出。在这样的大能面前,自己的定位犹其重要。若居于平辈,人家还能不悭指点,大力提携吗?除非是有鬼了,除非舒出脑子进水也不识进退了。长了一辈看似没有什么,这类似的细节小得没有人去分析。但其未来的走向,就可能千差万别,不可道以里计。最后的相差最高以光年计有些夸张,但有时还得以风速来计,甚至音速来计。

◆.“还有谁敢说这样的话?这种话除了舒出那小子没有人能说得出!”对沙车这句蛮的话,辛知不置可否。沙车高声道路,“你还别不信,除了舒出那小子小小年纪就开始研究什么语言的去真距,又有谁去注意到这些细微处的区别?又有谁能透过这些细微地方看透背后那大得无边的广场?”“沙叔叔别激动,我没有不认同。”“叫什么叔叔,还不是照样地把我叫小了?赶快改口,要么叫哥,要么叫爷,两选一。”

刘元丙听得脸色铁青,**的,就连给这东西当弟弟的地位都不保了,辛知叫了他为哥,岂不是自己这个叔叔就降辈了?若叫了爷,那就更糟,自己晚沙车一辈了。“我还可以叫你伯伯的。”“更难听了,打住,快打住。”辛知看了刘元丙一眼,面容一肃:“沙叔叔见谅,乱辈分的称呼,小侄歉难从命。天地君亲师各居其位,不宜乱其所为,辈分也是人伦大道,长幼有序,岂能轻易擅越?称呼虽小节,但关乎秩序,就得遵守。辛知不敢乱擅越。这点想必那位舒出老大也不向是认同的。”这最后一句,已经在有点舒出教陈究的‘树上开花’,倚玉攻玉的意味了。

我的精彩(《情报力》前四十章集锦) - 谁解沉舟 - 谁解沉舟的时间球

【原创】我的精彩(《情报力》前四十章集锦) - 谁解沉舟 - 谁解沉舟的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1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